真人在家赌博

社友网

2020-07-10 10:23:58

字体:标准

  我们这个行业主要依靠资本市场退出,没有它们的发展就没有我们行业的发展,这是必然的。  当然,我也看到了一些国内经济学家发表的一些内部会议报告,有些人也很悲观,但我相信这次疫情对中国的经济打击,对各行各业的影响不是根本性的,是暂时的。我觉得中国政府当时断然的措施,确实是非常必要的。

  我记得我们的高速公路得到大力建设的时期大概就是亚洲金融风暴那会儿,同样我们的高铁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外部没需求,那我们就自己集中精力搞高铁。  尽管“非典”那时候闹得很严重,但是整个疫情时间短,而且那次疾控措施也没有这次“新冠”严厉。  当然,我也看到了一些国内经济学家发表的一些内部会议报告,有些人也很悲观,但我相信这次疫情对中国的经济打击,对各行各业的影响不是根本性的,是暂时的。

    有人说,这次疫情可能会造成整个世界经济进入萧条期,萧条程度相当于上世纪20-30年代的华尔街金融危机,据说当时股市市值掉了40%,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收入,此数接近人口总数的28%,而后美国和全球进入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一直以来我对我国政府应对各种大灾大难做出的调控措施,还是信任的。所以,我觉得不光要支持创业,还要支持创业投资行业,要树立起创业投资行业的信心。

  同样类型的甚至同样财务指标的项目,在北上广深,它的估值可能比它在西部和东北部那边高。创业投资本就是高风险高收益行业,是否有这个能力和担当去承受这份不确定性,投资人也要引起高度重视,考虑清楚,同时也提醒同业者在选择投资人时对他们告知清楚。但是需要提醒的是,挑战与机遇并存,一定要好好看项目,不要过度以大博大,还是要多注意一些小的好苗子,如能做到以小博大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在阚治东新书发布之际,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有幸专访了他本人。现在这个时期,我与民营企业家们打的交道尽管不多,但我清楚大部分中小民企都面临严重的财务问题,可以说都是愁眉苦脸的。但是由于募资来源缺乏而被动转做投后,就有问题了。

  那段时间我也是一直在深圳和上海往返,上海开始好像没什么反应,直到后来家里人告诉我说现在回上海要隔离2个星期,我听完以后就想那我也不回去折腾了。我们资本市场的市盈率在30倍左右的时候,大家投资项目的估值就会在30倍左右或者以下,我们市场的市盈率在20倍的时候,那大家当然也会从20倍考虑项目,这个方面每个国家地区都一样。后来我们又从香港到北京参加南方证券北京分公司的会议,北京也闹的很厉害了,小汤山医院也是那时候听说的。

  最近全国的新增病例都很少,其中还包括境外输入的,就连我们的重灾区武汉,医院病人都已经清零了。我们这个行业主要依靠资本市场退出,没有它们的发展就没有我们行业的发展,这是必然的。那段时间我也是一直在深圳和上海往返,上海开始好像没什么反应,直到后来家里人告诉我说现在回上海要隔离2个星期,我听完以后就想那我也不回去折腾了。

  那时候也有些小地方自觉封路封村,但是没有政府强制封城这种措施。所以今天这个问题实际就是我们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未来的预期到底如何?从我的角度,我相信我们经济的发展速度会恢复到5%以上的。目前,如果说我们的行业还在持续发展,我不太相信,实际上我觉得这几年这个行业正在萎缩,已经看不到前二十年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现在大家都是萎靡不振,好多大的创投机构甚至也是官司缠身,疲惫不堪。

    “对注册制寄予期望疫情下并购退出是良机”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去年通过科创板,国内创投机构实现了不错的退出率,注册制也在科创板试水,另外针对创业投资的减持新规也做了进一步细化,这些来自制度改革方面的利好消息,是否预示着创投业迎来一个最好的退出时代?  阚治东:科创板推出以后,我曾经在我的《创投家笔记》中专门为此写了一篇文章,我们肯定也看好科创板,同样也看好过去的创业板,因为这都是我们这个行业主要的退出渠道。  第三,我国本身还是发展中国家,往往在这个时候,外部不需要,我们可以做发展内部的事。本来面临复工复业,企业运营需要资金,而外部产品销售又在减少,特别是那些做外贸的企业,其实实体没有一个行业能幸免。

  过去证券公司很多做代客理财的,类似这种二级市场基金,他们在这上面吃了很多亏,当年我们这帮行业出来的都没把握,我们去做这个事干啥呢?  今天说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首先,现在这些业内的“自己人”要坚持,不忘初衷,其次,如果我们的监管部门能做到管理和发展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那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还是很可期的。但是需要提醒的是,挑战与机遇并存,一定要好好看项目,不要过度以大博大,还是要多注意一些小的好苗子,如能做到以小博大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我国项目的估值高,跟它所在的资本市场的市盈率是有关联的。

  我记得是2003年2月份,过了春节回到公司上班,我们当时医务室的医生同事跑到我办公室,悄悄地和我说,深圳发现一种怪病,已经死了几十号人了,他说,“阚总,这个药(保健品)你要天天服用,可以增强免疫力。这是一个国家必不可少的行业,还是一个如同鸡肋作用不大但又弃之可惜的行业?  我一直认为,各个方面对我们这个行业的认识不完全统一,重视的是各级政府,他们可能有地方发展的压力,但是其他方面都不够重视。我觉得中国政府当时断然的措施,确实是非常必要的。

  但是现在有人刻意把这种负面的东西放大了,把我们这个行业对社会经济的推动、对科技的发展、对实业的帮助弱化了,不少媒体报道、某些法院判例,是站在不利于我们行业这边的。这两年大家都体会到,募资难就难在大家对这个行业到底怎么看。这中间有很多因素会影响大家对它价值的判断。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创业资本汇。其实武汉刚封城的时候,我也觉得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至于要封城?但是看了国外那些国家,像、、,再看到纽约,今天再看到的情况,深刻感觉到当时我国封城的必要性。  当然,这两年的募资难和以往的募资难可能不太一样。

    尽管“非典”那时候闹得很严重,但是整个疫情时间短,而且那次疾控措施也没有这次“新冠”严厉。走完2019,迈进2020,阚治东的创投人生走过了整整20个春秋,对于创投,阚治东有了跟证券市场一样深刻的体悟。  “对注册制寄予期望疫情下并购退出是良机”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去年通过科创板,国内创投机构实现了不错的退出率,注册制也在科创板试水,另外针对创业投资的减持新规也做了进一步细化,这些来自制度改革方面的利好消息,是否预示着创投业迎来一个最好的退出时代?  阚治东:科创板推出以后,我曾经在我的《创投家笔记》中专门为此写了一篇文章,我们肯定也看好科创板,同样也看好过去的创业板,因为这都是我们这个行业主要的退出渠道。

  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就能变通出一个重大转机,把自己其他薄弱的地方发展起来。”那时我以为是谣传,没当回事,直到后来国家公布了疫情。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有观点认为,当下经济形势会让资产估值下调,相比国外来说,国内的创业项目一直有被诟病估值虚高,您认为如今会否进行修正?  阚治东:我们和国外的估值体系不可能同一,国与国之间,哪怕我们国内各个地区之间,也不可能同一的。

  而且转做投后,基金管理费和已投项目顾问费变成主要收入来源,这样的收入是有限且不稳定的,很多公司也都面临财务问题即管理费枯竭,公司难以维持下去的问题。我也相信这些困难和问题是暂时的,希望我们业内的同事还是要坚持,不忘初心,继续为推动这行业健康规范的发展做出我们的努力。因为我看到了几点:第一,这次“新冠”疫情我认为是可控的。

    我始终认为创投行业是中国必需的,中国要成为科技强国,必须要发展风险投资,这也是我们这些人为此努力了二十年的根本性原因。我们资本市场的市盈率在30倍左右的时候,大家投资项目的估值就会在30倍左右或者以下,我们市场的市盈率在20倍的时候,那大家当然也会从20倍考虑项目,这个方面每个国家地区都一样。但是现在有人刻意把这种负面的东西放大了,把我们这个行业对社会经济的推动、对科技的发展、对实业的帮助弱化了,不少媒体报道、某些法院判例,是站在不利于我们行业这边的。

  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就能变通出一个重大转机,把自己其他薄弱的地方发展起来。  “投资不畅转投后不可维持,根本在于大力发展创投业”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好的资产和项目越来越少,业内出手越发谨慎,特别在疫情之下,有些机构由于募资不畅,好项目也不多,干脆就不出手转做投后服务,您如何看待当下的投资形势?  阚治东:这个行业里,大家不是都干一个活,有的做募资,有的做投资,还有的做投后。创业板试点注册制的方案也出台并且获批了,其中值得一提的要点:新上市企业上市前五日不设涨跌幅,之后涨跌幅限制从10%调为20%的规则,似乎加大了投资风险,这是投资者要重视的。

  在疫情期间,我们不能对资本市场寄于太高的期望,只期望它挺住。走完2019,迈进2020,阚治东的创投人生走过了整整20个春秋,对于创投,阚治东有了跟证券市场一样深刻的体悟。  说到影响,其实我们这行业和其他行业一样,因为我们和经济环境、金融市场,其他各个产业(实业)都是关联着的,影响是巨大的,是前所未有的。

  本来面临复工复业,企业运营需要资金,而外部产品销售又在减少,特别是那些做外贸的企业,其实实体没有一个行业能幸免。而且转做投后,基金管理费和已投项目顾问费变成主要收入来源,这样的收入是有限且不稳定的,很多公司也都面临财务问题即管理费枯竭,公司难以维持下去的问题。  说到影响,其实我们这行业和其他行业一样,因为我们和经济环境、金融市场,其他各个产业(实业)都是关联着的,影响是巨大的,是前所未有的。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募资不畅,传导至创业企业,使其融资受阻,您认为,今年的创业生态会怎样?国家目前也出台了创业贷款的支持政策,可见国家依然稳就业、支持创业,但疫情是否会让创新创业出现萎缩?  阚治东:融资渠道不畅,会根本上影响这个行业的发展。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有观点认为,当下经济形势会让资产估值下调,相比国外来说,国内的创业项目一直有被诟病估值虚高,您认为如今会否进行修正?  阚治东:我们和国外的估值体系不可能同一,国与国之间,哪怕我们国内各个地区之间,也不可能同一的。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发展的快,也可以说鱼目混珠、良莠不齐,也出现了一些害群之马。

  其实,专业分工只做其中的一环说不定可以做的更精更好。那段时间我也是一直在深圳和上海往返,上海开始好像没什么反应,直到后来家里人告诉我说现在回上海要隔离2个星期,我听完以后就想那我也不回去折腾了。  当然,我也看到了一些国内经济学家发表的一些内部会议报告,有些人也很悲观,但我相信这次疫情对中国的经济打击,对各行各业的影响不是根本性的,是暂时的。

  那时候也有些小地方自觉封路封村,但是没有政府强制封城这种措施。那时候也有些小地方自觉封路封村,但是没有政府强制封城这种措施。这中间有很多因素会影响大家对它价值的判断。

  所以我们对科创板、创业板都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我也希望上海的科创板能够保持现在好的发展势头,也希望深圳的创业板能够继续发展。因为我看到了几点:第一,这次“新冠”疫情我认为是可控的。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创业资本汇。

  创业板试点注册制的方案也出台并且获批了,其中值得一提的要点:新上市企业上市前五日不设涨跌幅,之后涨跌幅限制从10%调为20%的规则,似乎加大了投资风险,这是投资者要重视的。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创业资本汇。在疫情期间,我们不能对资本市场寄于太高的期望,只期望它挺住。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性大于过去的每一次疫情和金融危机”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您在创投行业的这20年里,也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金融危机,相对于此次疫情危机,您认为哪个对创投业的影响更大?行业在遇到这些危机时是怎么应对的?  阚治东:不容置疑,今年的疫情肯定比03年的“非典”疫情严重。后来我们又从香港到北京参加南方证券北京分公司的会议,北京也闹的很厉害了,小汤山医院也是那时候听说的。最近全国的新增病例都很少,其中还包括境外输入的,就连我们的重灾区武汉,医院病人都已经清零了。

  在疫情期间,我们不能对资本市场寄于太高的期望,只期望它挺住。所以,我觉得不光要支持创业,还要支持创业投资行业,要树立起创业投资行业的信心。同样类型的甚至同样财务指标的项目,在北上广深,它的估值可能比它在西部和东北部那边高。

  过去证券公司很多做代客理财的,类似这种二级市场基金,他们在这上面吃了很多亏,当年我们这帮行业出来的都没把握,我们去做这个事干啥呢?  今天说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首先,现在这些业内的“自己人”要坚持,不忘初衷,其次,如果我们的监管部门能做到管理和发展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那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还是很可期的。本来面临复工复业,企业运营需要资金,而外部产品销售又在减少,特别是那些做外贸的企业,其实实体没有一个行业能幸免。所以我们对科创板、创业板都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我也希望上海的科创板能够保持现在好的发展势头,也希望深圳的创业板能够继续发展。

  大家再次认识阚治东,是因为他出现在中国市场中,其近期发布的新书《创投家笔记》详细地收录了他创投20年生涯中经历的成功和失败,揭开了创投行业的投资秘密。  “对注册制寄予期望疫情下并购退出是良机”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去年通过科创板,国内创投机构实现了不错的退出率,注册制也在科创板试水,另外针对创业投资的减持新规也做了进一步细化,这些来自制度改革方面的利好消息,是否预示着创投业迎来一个最好的退出时代?  阚治东:科创板推出以后,我曾经在我的《创投家笔记》中专门为此写了一篇文章,我们肯定也看好科创板,同样也看好过去的创业板,因为这都是我们这个行业主要的退出渠道。所以我相信,中国这次也同样能够跨过这个坎儿。

  我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大力发展创投行业。我记得是2003年2月份,过了春节回到公司上班,我们当时医务室的医生同事跑到我办公室,悄悄地和我说,深圳发现一种怪病,已经死了几十号人了,他说,“阚总,这个药(保健品)你要天天服用,可以增强免疫力。其实武汉刚封城的时候,我也觉得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至于要封城?但是看了国外那些国家,像、、,再看到纽约,今天再看到的情况,深刻感觉到当时我国封城的必要性。

  走完2019,迈进2020,阚治东的创投人生走过了整整20个春秋,对于创投,阚治东有了跟证券市场一样深刻的体悟。今年一季度,我国GDP下降了6.8%,这是我国40年来第一次,全球经济更是不可避免地遭受更大影响。同样的,创业投资其实是从海外的风险投资翻译过来的,风险投资本来就是高风险行为,不可能所有项目都取得成功,总有失败的时候,只不过是经过我们的努力,争取让失败的项目少一点,这同样也是投资人看我们这个行业正确的角度。

    有人说,这次疫情可能会造成整个世界经济进入萧条期,萧条程度相当于上世纪20-30年代的华尔街金融危机,据说当时股市市值掉了40%,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收入,此数接近人口总数的28%,而后美国和全球进入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我觉得中国政府当时断然的措施,确实是非常必要的。  当然,今年的疫情对资本市场肯定有影响,美国两周之内出现四次熔断,A股市场也从3000多点跌到了现在的2800,虽然影响大,但我觉得国内的表现还算平稳。

    第三,我国本身还是发展中国家,往往在这个时候,外部不需要,我们可以做发展内部的事。  尽管“非典”那时候闹得很严重,但是整个疫情时间短,而且那次疾控措施也没有这次“新冠”严厉。  我还记得之前一些创新型基金产品火的时候,像、P2P、二级市场私募基金等,我希望我的团队不要碰,因为我觉得不稳妥,像金融,我总觉得在概念上有模糊的地方,容易被攻击,果然,噼里啪啦倒了好多,当然像互联网金融、P2P这种产品该不该存在,我也从来没有否定过它们,只是感觉它们可能出问题。

    当然,我也看到了一些国内经济学家发表的一些内部会议报告,有些人也很悲观,但我相信这次疫情对中国的经济打击,对各行各业的影响不是根本性的,是暂时的。我们资本市场的市盈率在30倍左右的时候,大家投资项目的估值就会在30倍左右或者以下,我们市场的市盈率在20倍的时候,那大家当然也会从20倍考虑项目,这个方面每个国家地区都一样。  由综合类转到专门类,这个现象也很正常。

    东方汇富创始合伙人  大家熟知阚治东,起初是因为他叱咤风云的股市人生,在他的第一本自传《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中,既自述了其在股市中的沉浮,也展现了中国股市二十年的风雨历程。那段时间我也是一直在深圳和上海往返,上海开始好像没什么反应,直到后来家里人告诉我说现在回上海要隔离2个星期,我听完以后就想那我也不回去折腾了。  东方汇富创始合伙人  大家熟知阚治东,起初是因为他叱咤风云的股市人生,在他的第一本自传《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中,既自述了其在股市中的沉浮,也展现了中国股市二十年的风雨历程。

  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就能变通出一个重大转机,把自己其他薄弱的地方发展起来。最近一段时间,国内各种大型基建工程都陆续开工。那时候也有些小地方自觉封路封村,但是没有政府强制封城这种措施。

  ”那时我以为是谣传,没当回事,直到后来国家公布了疫情。所以我相信,中国这次也同样能够跨过这个坎儿。我们这个行业主要依靠资本市场退出,没有它们的发展就没有我们行业的发展,这是必然的。

  其实在国外,很多创投公司就像我们的一样,分综合类和专营类,属于综合类的券商,股票发行、股票买卖、公募基金等都做,还能做资产投资。从疫情高发开始算起,我们用了2个多月的时间控制住了疫情。我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大力发展创投行业。

  同样类型的甚至同样财务指标的项目,在北上广深,它的估值可能比它在西部和东北部那边高。这中间有很多因素会影响大家对它价值的判断。所以这些问题也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希望管理层、业内人员、媒体们等面面都能引起重视。

  所以这些问题也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希望管理层、业内人员、媒体们等面面都能引起重视。最近全国的新增病例都很少,其中还包括境外输入的,就连我们的重灾区武汉,医院病人都已经清零了。我记得我们的高速公路得到大力建设的时期大概就是亚洲金融风暴那会儿,同样我们的高铁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外部没需求,那我们就自己集中精力搞高铁。

  后来我们又从香港到北京参加南方证券北京分公司的会议,北京也闹的很厉害了,小汤山医院也是那时候听说的。所以今天这个问题实际就是我们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未来的预期到底如何?从我的角度,我相信我们经济的发展速度会恢复到5%以上的。但是需要提醒的是,挑战与机遇并存,一定要好好看项目,不要过度以大博大,还是要多注意一些小的好苗子,如能做到以小博大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责任编辑:SEO匿名者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中国日报网 江苏快讯 江苏快讯 北京热线010 中国网江苏 汉网 中国日报网 华夏生活 宣城新闻网 新浪中医 中国经济网陕西 东南网 中国经济网 黑龙江电视台 南充人网 岳塘新闻网 中新网 千华 网 东南网 中国前沿资讯网 好大夫在线 中国日报网 中国西藏 东南网 放心医苑 网易 西江网 宜宾新闻网 中国经济网陕西 第一新闻网 药都在线 大公网 磐安新闻网 互动百科 宜宾新闻网 中国崇阳网 黑龙江电视台 中国涪陵网 有问必答 日报社 西安网 中新网江苏 中国企业信息网 飞华健康网 天翼网 新华网 中华网 中国经济网陕西 企业家在线 北京热线010 中国崇阳网 中国日报网 日报社 西安网 日报社 华夏生活 搜搜百科 腾讯 搜搜百科 北青网焦点新闻 中国发展网 新华社 中国质量新闻网 华股财经 天翼网 人民经济网 中国新闻采编网 百度地图 百度知道 豫青网 百度健康 中国网 新中网 中国发展网 长江网 中国网江苏 中国经济网陕西 中国涪陵网 大河网 39健康网 天翼网 中国涪陵网 中青网 中国网江苏 中国崇阳网 新快报 中国涪陵网 企业雅虎 现代生活 中国日报网 蜀南在线 第一新闻网 华股财经 东北新闻网 中国企业信息网 消费日报网 甘肃新闻网 放心医苑 时讯网 搜狐健康 宣城新闻网 中青网 日报社 有问必答网 时讯网 东南网 新闻在线 深圳热线 百度地图 中国质量新闻网 北京视窗 深圳热线 中青网 新闻在线 寻医问药 tom网 今视网 糗事百科 今视网 中国贸易新闻 岳塘新闻网 搜狐 中国网江苏 维基百科 百度地图 红网 有问必答网 挂号网 国 华新闻网 网易新闻 网易 时讯网 百度知道 IT168 中国西藏 慧聪网 现代生活 中华网 日报社 搜搜百科 宜宾新闻网 中国企业新闻网 中原网 企业家在线 新华社 腾讯 磐安新闻网 放心医苑 大公网 千华 网 中国贸易新闻 中国质量新闻网 红网 长江网 商界网 鲁中网 21财经 长江网 搜搜百科 风讯网 百度健康 腾讯 华夏生活 九江传媒网 人民经济网 现代生活 21财经 长江网 有问必答 中国新闻采编网 西安网 中新网江苏 宜宾新闻网 中青网 新华网 中国崇阳网 IT168 国 华新闻网 中国网 第一新闻网 漳州新闻网 第一新闻网 磐安新闻网 中国前沿资讯网 网易健康 新中网 千华 网 中国日报网河南 齐鲁热线 宜宾新闻网 飞华健康网 寻医问药 放心医苑 中国广播网